任选9场推荐
無私獻血救人的“熊貓俠”薩迪克江
時間:2019-05-09 | 來源:伊犁日報 | 作者:楊靜怡

圖為薩迪克江接受表彰。

  在我國,RH陰性血者僅占全部人口千分之三左右。因此,RH陰性血被稱作“熊貓血”,有這種血型的人自稱為“熊貓”,志愿無償為他人捐獻“熊貓血”的人,則被稱作“熊貓俠”。

  5月3日,記者在伊寧市公安局墩買里派出所見到了伊犁的一位“熊貓俠”——薩迪克江·阿布都米吉提。29歲的他露出淺淺的微笑,顯得有些靦腆。采訪中,薩迪克江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:“各民族都是一家人,一方有難、八方支援。今天我幫助別人,以后別人也會幫到我們。”

  據了解,從2009年至2015年的6年里,薩迪克江無償獻血11次,加上兩次獻出成分血,獻血總量達3600毫升。獻血經歷帶給他的不只是寫得滿滿當當的4本獻血證、一張張榮譽證書,或是各級新聞媒體的采訪與關注,更是在無償獻血中感受到了生命的價值和人生的意義。如今,薩迪克江是“新疆熊貓血一族”伊犁微信群管理者。自2016年至今,由他轉發全疆范圍內的“熊貓血”求助信息100多條,幫助本地患者尋找志愿者的信息20多條。他接收發布患者信息并組織了55人次獻血,累計達2萬毫升。今年,薩迪克江被伊寧團市委授予“五四”獎章。

  為救人辭職返疆

  “我當時沒有過多地考慮,買上機票就趕回新疆來獻血救人。”薩迪克江回憶說。

  2013年,薩迪克江從新疆財經大學畢業后,在浙江紹興一家公司擔任財務總監。一天,他得知畢業前曾幫助過的白血病患者阿某病情惡化,需要志愿者再次捐獻血小板,他內心焦急萬分。薩迪克江心想:“工作機會處處都有,但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他需要我的再一次幫助。”于是,薩迪克江給母親簡單地通了電話,便登上返疆的飛機。飛機降落后,他立即與主治醫生聯系,次日便進行了一系列填表、體檢,之后獻出了1個治療量的血小板。在獻血室里,靜靜的一個小時,充滿愛的鮮血緩緩抽出……當時,薩迪克江內心既溫暖又感到幸福。

  薩迪克江的獻血情懷要從他7歲時講起。年幼時的他從電視上看到了“馬背醫生”吳登云為搶救燒傷兒童從自己腿上割下13塊皮膚移植到患兒身上的感人事跡,深受震撼。2009年大學一年級時,他第一次義務獻血,希望自己健康的血液能幫助有需要的人。薩迪克江是A型RH陰性稀有血型,帶著這份與生俱來的特殊,心存善念的他義無反顧地走上了無償獻血之路。

  此后,薩迪克江每年都參加無償獻血。

  無償獻血挽救生命

  大四那年,得知一位姓李的產婦大出血,急需大量A型RH陰性血的消息后,他立即趕往血站。“來獻血的志愿者有好幾名,但只有我的符合要求。”薩迪克江說,當時他只有60公斤,醫生看他身材偏瘦,建議他獻血200毫升,但他為了救人,最終捐獻了400毫升。

  2013年12月,薩迪克江成為伊寧市公安局墩買里派出所的一名輔警。該所副所長康元龍告訴記者,薩迪克江愛崗敬業,主動承擔了許多工作,熱情耐心接待轄區群眾,業務能力很強。

  2015年7月,克拉瑪依市的鄧祖貴老人在救治過程中出血休克,親屬才發現老人是A型RH陰性血。當地血庫告急,鄧祖貴老人轉院到烏魯木齊做手術。7月27日,薩迪克江接到求助信息,連夜趕到醫院。完成獻血檢查流程的他被醫生拒絕了,因為薩迪克江距上一次獻血的時間還沒到6個月,必須再等3天。后來,薩迪克江于當年8月1日順利獻血,鄧祖貴老人成功獲助。“當時,我真是松了一口氣。”薩迪克江笑著說。

  幾年間,薩迪克江多次向單位請假飛往烏魯木齊市無償獻血。薩迪克江往往是連夜趕去,獻血后第二天一早匆匆趕回來。薩迪克江的事跡很快在伊寧市公安系統傳開,并受到廣大公安民警的贊揚。

  心有大愛真情無價

  對薩迪克江無償獻血的義舉,最擔心的還是薩迪克江的媽媽。“我每次獻血之后都不敢直接回家,兩三天后看胳膊上的針眼不太明顯了才敢回家。”薩迪克江說,之前母親并不支持他這一行為,擔心影響他的身體健康。只要他回到家,母親總會挽起他的衣袖看看是否有針眼。

  2015年,薩迪克江生了一場病。病愈后,他被告知身體狀況不具備獻血條件,當時他的心里特別難受,甚至有種失落感。之后,薩迪克江決定另辟蹊徑,成為幕后工作者,在“新疆熊貓血一族”伊犁微信群擔當管理者,關注并發布求助信息,號召大家幫助求助者。

  薩迪克江說:“生命只有一次,即便我的血不能再去救人了,但通過我的行動帶動更多的人加入到無償獻血的隊伍中來,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。我感到很欣慰,我會一直堅持下去。”

  無償獻血,是回饋給生命最貴重的禮物。薩迪克江這位“熊貓俠”就是我們平凡生活中的英雄,他是當之無愧的獻血救人的英雄。(文/圖 記者 楊靜怡 通訊員 劉曉甜)


微新疆

相關鏈接